资中历史名人——文采风流羊士谔
  • 发布时间:2015-08-13来源:县外事侨务旅游局阅读次数:11260【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羊士谔(约762~819),泰山(今山东泰安)人。唐德宗贞元元年进士。顺宗时,累至宣歙巡官,为王叔文所恶,贬汀州宁化尉。元和初,宰相李吉甫知奖,擢为监察御史,掌制诰。後以与窦群、吕温等诬论宰执,出资州,任资州刺史。

  士谔工诗,妙造梁《选》,作皆典重。与韩梓材同在越州,亦以文翰称。著集有《墨池编》、《晁公武郡斋读书志》。

  一

  羊士谔前期的政治思想,反映了中小地主阶级的利益,对当时经济、政治和军事等方面的严重危机,有较清醒的认识。大力提倡简而有法和流畅自然的文风,反对浮靡雕琢和怪僻晦涩。他不仅能够从实际出发,提出平实的散文理论,而且自己又以造诣很高的创作实绩,起了示范作用。

  他在文学观点上主张明道致用。他强调道对文的决定作用,以“道”为内容,为本质,以“文”为形式,为工具。特别重视道统的修养,他反对“务高言而鲜事实”。在对待“道”与“文”的关系上,主张既要重“道”,又要重“文”,认为“文”固然要服从于“道”,但非“有德者必有言”,并且列举了许多例子说明“自诗、书史记所传,其人岂必能言之士哉”,指出:“言以载事,而文以饰言。事信言文,乃能表见于世”。所谓“事信言文”,就是内容要真实,语言要有文采,做到内容和形式的统一。

  二

  《蜀中广记》说:“唐元和中,羊士谔为资州太守,风流文采,照耀一时。”

  《全唐诗》里选他的作品很多,现将他在资中写的有关资中的诗介绍于后:

  资中早春

  一雨东风晚,山莺独报春。淹留巫峡梦,惆怅洛阳人。

  柳意笼丹槛,梅香覆锦茵。年华行可惜,瑶瑟莫生尘。

  郡中即事二首

  晓风山郭雁飞初,霜拂回塘水榭虚。鼓角清明如战垒,梧桐摇落似贫居。

  青门远忆中人产,白首闲看太史书。城下秋江寒见底,宾筵莫讶食无鱼。

  郡中即事(一作《玩荷花》)

  红衣落尽暗香残,叶上秋光白露寒。越女含情已无限,莫教长袖倚栏杆。

  郡中即事(一作《寄裴校书》)

  登临何事见琼枝,白露黄花自绕篱。惟有楼中好山色,稻畦残水入秋池。

  贺州宴行营回将

  九剑盈庭酒满卮,戍人归日及瓜时。元戎静镇无边事,遣向营中偃画旗。

  郡楼怀长安亲友

  残暑三巴地,沉阴八月天。气昏高阁雨,梦倦下帘眠。

  愁鬓华簪小,归心社燕前。相思杜陵野,沟水独潺湲。

  登郡前山

  洛阳归客滞巴东,处处山樱雪满丛。岘首当时为风景,岂将官舍作池笼。

  赴资阳经嶓冢山(汉水所出,元和三年已授此官)

  宁辞旧路驾朱轓,重使疲人感汉恩。今日鸣驺到嶓峡,还胜博望至河源。

  他的一个叫窦叔向的朋友曾经写过一首诗怀念他,从中可以了解到一些他在资中为宦的情况。诗的题目是:“雨后月下怀羊二十七资州”。诗写道:“夕霁凉飚至,倏然心赏谐;青光松上月,虚白郡中斋。置酒平生在,开禁愿见乖;殷勤寄双鲤,梦想入君怀。”

  三

  羊士谔风流多情。他擅长委婉含蓄地表达女子情怀,写了很多有关爱情的诗作。如《献衷心》:“见好花颜色,争笑东风。双脸上,晚妆同。闭小楼深阁,春景重重。三五夜,偏有恨,月明中。情未已,信曾通,满衣犹自染檀红。恨不如双燕,飞舞帘栊。春欲暮,残絮尽,柳条空。”如此间景间情,曲曲折折、层层深入地揭示人物惜春怨别的内心感受。

  他既重视歌词的形式,也重视歌词的内容,只是他认为,曲子词主要是为上层社会游乐歌唱用资羽盖之欢的,词是艳曲,而文人词又不同于民间词。这种主张有进步意义,也有局限,但它却代表着部分词人的看法,他们的创作实践也与此基本一致。

  《碑目》记载说,羊士谔在资中任太守时,“有毗沙门天王赞碑,岁久陷于城北隅,绍兴中,邵博为守始掘得之。”

  他在资中留下的诗歌,成了我们不可多得的考查资州史的珍贵历史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