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袈裟与禅宗祖师智冼
  • 发布时间:2015-10-16来源:县外事侨务旅游局阅读次数:14116【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智冼禅师(609~702),唐代僧人。汝南(河南)人,俗姓周。十三岁出家,初从玄奘习经论,后投五祖弘忍。尝住资州(四川)德纯寺。据历代法宝记载,万岁通天二年(696)七月,则天武后诏入内,赐予达磨所传、慧能所持之袈裟。长安二年元寂,世寿九十四。著有虚融观三卷、缘起一卷、般若心经疏一卷。

 

大约在南北朝后期,有个叫达磨的天竺僧人从海路来我国传教,先在南方,后辗转到北方。他自称是佛教禅宗派的第廿八代传人,还带有一件自称是禅宗开山祖师传下来的布袈裟。达磨在晚年选中了一个叫慧可的弟子,欲立为法嗣。他要慧可表示舍身为佛的诚意,慧可自断一臂以示决心,达磨才正式将天竺袈裟传授于他。后来慧可再传衣于僧粲。四传于道信,五传于弘忍。这时已是唐代初年了。

弘忍在湖北黄梅县双峰山传教,有僧徒千余人。一日弘忍欲选法嗣,令众僧徒各书见解,写成一个偈(和尚唱的词句)让他审视。有个叫神秀的弟子在门徒中地位最高,深得弘忍赏识。众弟子都自知不是人选,便一致推崇神秀写偈。数日后,神秀写就,曰:

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

时时勤拂拭,莫使有尘埃。

弘忍见偈后唤来神秀说,你这个偈只是到了门前,还不曾入得门来,回去想想,再写一个来。如入得门,我将法衣传你。神秀回房苦思多日,终写不出新偈。

这时寺内有个叫慧能的舂米行者(带发僧人),他不识文字,请人在墙上写就一偈,曰: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无台。

佛性常清静,何处染尘埃。

继而又作一偈,曰:

心是菩提树,身为明镜台。

明镜本清静,何得染尘埃。

他将佛家的空无观点作了引深。神秀虽为高僧,但终究领会不深,认为世间还有尘埃,需要经常抹拭。慧能则认为佛性(指身心)是染不上尘埃的,自然用不着拂擦了。

 

禅宗的基本精神是“见性成佛”,谁领悟到这个“性”(即空无观点)谁就可以成佛。因此,慧能自然成了禅宗在中国的第六代传人。弘忍给他秘密讲授了金刚经,并将祖传袈裟传授于他。慧能在寺中地位卑下,得了传衣就会有人来谋害他,故弘忍命他急速返回新州(现广东新兴县)原籍。慧能离去三日后,弘忍才宣布法子南去。

众僧徒得知慧能携袈裟南下,立即紧追而来。在江西广东交界的大庚岭上,一个叫惠明的追到了慧能,慧能随即交出法衣。惠明深知自己是个普通僧人,不合取得这般法物,便对慧能说,我不是为袈裟而来,我是想知道弘忍和尚所传密言。慧能如实以告,他满意了,要慧能急速离去。次日,后面追赶的人陆续来到岭上,惠明对他们说,我先到此等候,没见着那人,询关岭南来的人,也说没见过那人,想必还没到达此地。众人果真相信,返回原路细细查访去了。

慧能得惠明帮助,躲过众人追赶,方得回到岭南,隐姓埋名,在山林猎户中藏伏十六年之久。

 

当时广州有个制旨寺,高僧印宗法师在寺内住持,常讲经布道,拥有僧俗听众三千多人,慧能见局势渐平,也到制旨寺混在听众之中听经。一日,几个僧人辩论幡(寺庙门口杆上的旗帜)动的道理。一僧说幡是无情物(非生物),因风而动,另一僧说风幡都是无情物,如何动得?如此你我争执不休。慧能听后大声说:“你们说这个动,那个动,都不过是你们自己的心动罢了!”这可是相当彻底的空无观了。印宗法师在室内听着大吃一惊,连忙找到慧能,收入寺内为徒。日后经询问,才知其为禅宗传衣法子,立即拜慧能为师。慧能得印宗等人拥戴,自立门户称南宗。

神秀虽然没有得到达摩传代袈裟,但仍以禅宗首领自居,称北宗。唐武则天当政崇佛,公元691年迎神秀来国都长安。公元696年,尊神秀为国师,神秀推荐慧能。

 

早在汉代,佛教即传入巴蜀,禅宗的传人,当从智诜禅师开始。

智诜,俗姓周,祖籍汝南(今河南上蔡县一代),生于隋炀帝大业五年(609年)。幼年时,因其父到蜀地为官,而随父入蜀。十岁时即对佛教产生浓厚兴趣,不吃荤腥,不玩儿童游戏,志在高远。十三岁时,便去资阳丹山金禅院削发为僧。

一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位神人对他说:“这里不是高僧修行的地方,在资州城北五里,有一座栖神山,那里才是修行的好地方。”智诜突然醒来,眼见神人已化为一把明亮的火炬,引领他寻着黑夜,翻山越岭,到达了栖神山德纯寺,这时火炬熄灭。这座寺庙建于东汉建安五年(200年)殿堂宏阔,山环水绕,丛林幽深,果真是理想的修行场所。

智诜在德纯寺修行二十年,静虑思维,道行高深,谈吐不俗,远近闻名。贞观二十三年(649年),又到长安大慈恩寺,向玄奘学习经纶,历时八载。显庆二年(657年),智诜熟知佛教的经藏和论藏后,对日益兴盛的禅法产生了浓厚兴趣,便辞别玄奘,到荆州黄梅县凭茂山投奔禅宗五祖弘忍禅师学习禅法。

智诜拜见弘忍,弘忍法师问:“你从何处来?”智诜答:“我从玄奘法师处来。”弘忍有所思,说道:“你兼有文字性啊!”因为禅宗的核心,是不列文字,教外别传,直指人心,见性成佛。这对看重经纶文字的智诜来说,必须从此改变学佛的方法和途径。弘忍最后收下这个徒弟。智诜从此舍弃经文,一心悟禅,终于升堂入室,成为弘忍的“十大弟子”之一。

 

到了公元六百九十年,皇太后武则天自称神圣金轮皇帝,改唐朝为周朝。她因过去当过尼姑,所以登基后大兴佛教。她首先将神秀禅师从荆州请到京城,尊为“两京法主,三帝国师”,受内廷供养。但他知道神秀没有得到禅宗五祖弘忍的达摩袈裟,不属嫡传,而慧能大师才是嫡传的禅宗六祖。

武周长寿元年(692年),则天皇帝钦命天冠郎中张昌期到韶州宝林寺迎请慧能禅师入京,慧能称病不去。万岁通天元年(696年)再次迎请,慧能仍旧不去。于是钦差转告则天皇帝的旨意:“慧能法师既然不来京城,就请带上达摩祖师的传信袈裟,朕于内道场供养。”慧能无可奈何,只好捧出达摩袈裟,郑重地交与钦差。则天收到达摩袈裟,非常高兴,虔诚地迎入内道场供养。

同年七月,则天皇帝又命张昌期到资州德纯寺迎请智诜禅师。禅师推托不过,便带着弟子处寂来到京都,在皇宫内道场接受供养。智诜在京都内道场,则天皇帝时来问道,关怀备至。智诜深感仅为一人说法,不能普度众生,加之思乡心切,决意离开京都,返回巴蜀,然而关山阻隔,则天挽留,难以脱身,成天闷闷不乐。

 

在内道场中,有一位印度来的高僧,名叫三藏婆罗门,深受则天皇帝敬重。他看出了智诜的心事,便对智诜说:“巴蜀和京都有什么不同,禅师何必思念家乡?”智诜反问:“你怎么知道我思念家乡?”三藏回答:“你的想法和一举一动,我没有不知道的。”智诜不服气:“好嘛!让我们来较量一下。”

智诜观想:他身穿俗家人的衣裳,在西市口观望。三藏猜说:“大德,僧人何得着俗家人衣裳市中而看。”第一次被三藏猜中了。智诜再想,飞身跳到佛塔顶上。三藏说:“僧人何得登高而立。”又被猜中了。

三藏正在得意之时,智诜禅心入定,不再观想。这时三藏法师什么也看不见了,惶惶不已,顿生敬仰之情,一下跪在智诜脚下说:“不知唐国有大佛法,今天算服气了,我诚心向你忏悔。”随及皈依智诜法师。

则天皇帝听说三藏婆罗门已皈依智诜,感到十分惊奇,便把神秀、玄约、慧安、玄赜等高僧大德召集到她面前,向他们问道:“你们有欲吗?”大家都异口同声回答:“无欲。”只有智诜一言不发。

则天皇帝便问智诜禅师:“和尚有欲吗?”智诜回到道:“生则有欲,不生则无欲。”则天皇帝听了智诜的回答,心性豁然开朗,对智诜禅师更加敬重。

 

智诜是一位参禅开悟的高僧,他不否认个人的欲望,这正合则天皇帝一生充满各种欲望的想法。她深知智诜的思想境界在神秀等人之上。他虽说“有欲”,但对金钱名利等欲望并不感兴趣,而寄意于山林之乐,禅定之趣。于是智诜借此机会向则天皇帝表明回家乡的愿望,终于得到了她的允许。

智诜临行时,则天皇帝钦赐新翻译《华严经》一部,弥勒绣像及幡花等,并特别捧出达摩祖师作为传法信物的木绵袈裟,郑重的交给智诜。则天皇帝说:“慧能禅师不来,这件袈裟也就奉送给你和尚了,你把它带回故乡永远供养吧!”

景龙元年(707年)十一月,则天皇帝又派内侍将军薛简到韶州曹溪慧能禅师住持的地方,向慧能代宣则天皇帝的口谕:“达摩袈裟已奉送智诜禅师了。现在另外送来摩纳袈裟一领,丝绢五百匹,作为对你的供养。”

智诜禅师与弟子处寂回到资州德纯寺。智诜在德纯寺前后住了三十多年,参禅悟道,化导众生。武则天长安二年(702年)六月,智诜禅师患病,预感不久将辞世。便叫弟子处寂扶着他下禅榻,取出珍藏的达摩袈裟,传交给处寂说:“此衣是达摩祖师所传袈裟,则天赐吾,吾今付汝,善自保爱。”同年七月六日晚上,智诜禅师奄然坐化,时年九十四岁。

智诜著有《虚融观》三卷,《缘起》一卷,《般若心疏》一卷等。

此后,处寂在资州德纯寺等处弘扬禅法,后传法与无相禅师,无相传无住,由此开创了中国禅宗的静众.保唐禅派。

智诜禅法归结如下:其一,“当处依法,想念不生”。西国婆罗门三藏问智诜:“僧人何得登高而立?”智诜答云:“赭回好好,更看去也。即当处依法,想念不生。”“当处”即指一切地,一切处,“依法”依照佛法来要求自己的言行,一切杂念妄想即不会滋长。《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杂事》卷十二云:

若人无定心,即无清净智,不能断诸漏,是故汝勤修。

《佛遗教经》亦云:

汝等比丘,若摄心者,心则在定。心在定故,能知世间,生灭法相。是故汝等,常当精勤,修集(习)诸定。若得定者,心则不乱。譬如惜水之家,善治堤塘,行者亦尔,为智慧水,故善修禅定,令不漏失,是名为定。

依法修禅,心既在定,诸杂念妄想不会增长,如日当空,光明遍照万象。一切所缘,都不为其所束缚。起住自由,来去自由,见色闻声,如石上栽花,如火消冰,不为所染,不为所缚,自由自在。想念不生,无挂无碍,这便是学佛人习禅人难得的思想境界。

其二,“生则有欲,不生则无欲”。武则天问智诜:“法师有欲否?”答曰:“有欲。”则天又问云:“何得有欲?”诜答曰:“生则有欲,不生则无欲。”智诜直言不讳地客观公正地回答了武则天的问题。正因为他有“欲”,武则天才赐给了他达摩信衣、弥勒绣像和新翻译的《华严经》等一系列物品。他若回答无“欲”,武则天可能就不赐给他物品了。《大智度论》卷十七云:

问曰:“行何方便得禅波罗蜜?

答曰:“却五事(五尘),除五法(五盖),行五行。云何却五事?当呵责五欲。哀哉众生,常为五欲所恼,而犹求之不已。此五欲者,得之转剧,如火炙疥。五欲无益,如狗咬骨。五欲增诤,如鸟竟肉。五欲烧人,如逆风执炬。五欲害人,如践恶蛇。五欲无实,如梦所得。五欲不久,如假借须臾。世人愚惑,贪着五欲,至死不舍,为之后世,受无量苦。”

《阿毗达磨大毗婆沙论》卷一百七十三亦云:

五妙欲者:谓眼所识,可爱可喜可乐,如意能引,欲可染着色。乃至身所识,可爱可喜可乐,如意能引,欲可染着触……云何眼所识色妙欲?答:若色,欲界眼触所生,爱所缘境……

五欲即眼、耳、鼻、舌、身诸识所缘的色、声、香、味、触五境。通过这五种境才会生起人们的贪欲,故名五欲;是污染如理的尘境,故名五尘。人们对五欲的贪求,是烦恼和业障的本源。少欲之人,无欲无求,则心地坦然,无所忧畏,触事有余,善法不断增长,杂念渐渐消除,涅槃因指日可待。不生则无欲,则指了却生死轮回,不生不灭,达到最后觉悟,便无任何欲望了,世间凡人不可能做到这一点。智诜虽是弘忍弟子,生活在世间法之中,离觉悟成佛尚早,可谓是“凡夫俗子”,只有正确地对待“欲”,选择适当方法去呵“欲”,才能定其身心,走自己应该走的道路。

其三,“识心见性”。智诜弘法前后达30年之久,于长安二年(702)去世,终年94岁。他的著作有《虚融观》三卷、《缘起》一卷、《般若心经疏》一卷,前二种亡佚已久,惟最后一种在敦煌文献中存有抄本7件。智诜的“识心见性”思想就体现于该文献之中。

《般若心经疏》,具名《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疏》,又名《心经疏》,现存7件抄本,首题“资州诜禅师撰”。《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疏》,以九门分别疏释《心经》。由于深受唐代著名学僧慧净所撰《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疏》(敦煌存写本4件,编号分别为S.554、北昆12、S.5850和日本天理图书馆藏品1件)的影响,智诜在注释《般若心经》时大量采用了唐初比较盛行的法相唯识思想,如八识、三性、四智等,在一些段落上加了禅宗以心性为解脱之本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