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纯住持——处寂
  • 发布时间:2015-10-22来源:县外事侨务旅游局阅读次数:19687【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智诜回到资州德纯寺,接引凡流,化导众生。有一位姓唐的年轻人,是绵州涪城县(今绵阳市)人,书香世家,常习诗礼,对长辈很有孝行。他十岁时父亲去世,无依无靠。听说佛法不可思议,能拔出生死之苦,于是到资州投奔智诜禅师。智诜问:“你为何而来?”这位年轻人爽快地回答:“我专为投奔你而来!”智诜知道他不是一般之人,高兴地将他收为徒弟,并取法名为处寂。

 

在智诜圆寂前一个月,将木棉袈裟传给弟子处寂禅师,说道:“这件宝衣是达摩祖师传下来的,则天皇帝赐给我,我现在传授给你,你要好好保藏。”

根据《宋高僧传》卷第二十记载:“释处寂,蜀人也。师事宝修禅师。服勤寡欲与物无竞。雅通玄奥。居山北行杜多行。”所谓“杜多行”,指的是木棉袈裟“头陀行”,是佛教的一种苦修方式,又音译为“杜荼”或“头陀”,中文意思是抖擞、淘汰、洗浣等义,要求修行者抖擞衣服、饮食、住处三种贪着之行法,抖擞烦恼,离诸执著。

武则天皇后听说后,诏入宫内赐摩纳僧伽梨。摩纳僧伽梨,就是后来传说的木棉袈裟。

处寂过不惯宫廷生活,请求回资州德纯寺去。

 

回去以后四十年足不到有人群居住的村,整天坐在架一胡床上宴默不寐。床前常有老虎蹲伏座下。就像他养的家畜一样。

资州人民很尊重他,到他那里学道的很多,成了当时资州的一大奇观。无相大师自新罗国将来谒诜禅师。处寂预先告诫大家说:“外来之宾明日当见矣。宜洒扫以待之。”第二天果然无相大师就从海的东方来了。

唐开元初王晔当了资州太守。王晔原本是个道士,景云中曾经立过功,因此封到资州。道人与和尚始终搞不到一起去,他起了坏心要找碴。他一上任就命令境内所有和尚沙门集合。唯有处寂久不下山。有人劝处寂去拜见他一下,以免他生事。处寂跟弟子们说:“汝虽出家犹未识业,吾之未死王晔其如吾何?”很有点孔老夫子说“桓颓其奈余何”的味道。到王晔上任第三天,所有的和尚都来了,只有处寂未到。有人报告说:“处寂蔑视藩侯,根本不来致贺。”王晔很生气,把气撒到其他和尚身上。《宋高僧传》记载:“晔微怒也。屈诸僧升听坐已。将启怒端问寂违拒之由。愠色悖兴。僧皆股栗。晔俄然仆地。”他正在大发淫威,吓得和尚们双脚发抖的时候,王烨突然扑倒在地,昏迷不醒。左右扶掖他来到后宅,到后厅后屏风传来一阵一阵人挨耳光的声音。到深夜时分。王烨气绝身死。

寂以开元二十二年正月示灭。享年八十七。资中至今崇仰焉。

后来处寂继承了智诜的衣钵。

 

处寂禅法归结如下:与智诜禅法有所不同,其传人处寂(669-736或648-734)所专修之禅宗法门似乎难以确定,至少从《历代法宝记》的记载中是看不出来的。该文献只讲他自幼学习儒家诗礼,年10岁父亡后,听说佛说不可思议,欲拔生死苦,乃投德纯寺诜法师出家,在德纯寺弘法20余年。《宋高僧传》卷二十有其专传,称他曾师事宝修禅师,在资州的北山修“杜多行”(头陀行,佛教的一种苦修方式),20年间不到村镇,颇多奇异神通之行。杜多,又名杜荼或头陀,汉译曰抖擞、淘汰、洗浣等义,抖擞衣服、饮食、住处三种贪着之行法,抖擞烦恼,离诸执著。《景德传灯录》卷十八云:

福州玄沙宗一大师法名师备……往豫章开元寺道玄律师受具。布衲芒屦,食才接气,常终日宴坐,众皆异之。与雪峰义存本法门昆仲,而亲近若师资。雪峰以其苦行,呼为头陀。”

僧人行脚乞食者被称为头陀,亦称行者。释迦牟尼的大弟子迦叶,在十大弟子中称为头陀第一,在禅界称为印度禅宗史上的第二祖,紧追释迦牟尼佛之后。传说中释迦牟尼说法时曾分半座给迦叶,与其同座一并说法。《付法藏因缘传》卷一云:

尔时迦叶披粪扫衣,来诣佛所,稽首礼敬,合掌而立,白佛言:“世尊,我今归依,无上清凉,愿哀纳受,听在末次。”世尊叹曰:“善来迦叶!”即分半座,命令就坐。迦叶白佛:“我是如来末行弟子,顾命分座,不敢顺旨。”是时众会咸生疑曰:“此老沙门有何异德,乃令天尊分座命之?”此人殊胜,唯佛知耳。

由此可见释迦牟尼对修头陀苦行的弟子是十分敬重的。处寂禅师修头陀行,四十年间不到村镇,深山乞食禅修,所遵行的正是一条解脱之路。《佛遗教经》云:

汝等比丘,若求寂静、无为、安乐,当离愦闹,独处闲居。静处之人,帝释诸天,所共敬重,是故当舍己众他众,空闲独处,思灭苦本。若乐众者,则受众恼。譬如大树,众鸟集之,则有枯折之患,世间缚着,没于众苦,比如老象溺泥,不能自出,是名远离。

这段内容说明众生都是有我执和我所执的。寂静、无为、安乐,可对治我相执著障。寂静即法无我空,无为即无相空,安乐即无取舍的无愿空,由空无相无愿,就可对治我相执著。处寂禅师通过长期的坚持不懈的修头陀行,远离愦闹,独处闲居,专注于修习善法,观所执和相无,故能免常人的我所执和相执,使自己身心处于平静状态,清净佛性自然现前,成就大智慧,成为蜀地禅宗的大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