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太子——金和尚
  • 发布时间:2015-10-22来源:县外事侨务旅游局阅读次数:6673【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处寂禅师的徒弟无相禅师是新罗国人(朝鲜古国名),俗姓金,为该国国王的儿子,人称金和尚。于唐玄宗开元十六年(728)“浮海西渡”,来到我国当时的京都长安。他到长安后受到了唐玄宗的召见,将他编籍于禅定寺。住了一段时间,闻智诜禅师德行禅法,来到四川资州德纯寺(今四川省资中县宁国寺),想参拜智诜禅师,但此时智诜禅师已经谢世,便拜于智诜禅师的法嗣处寂禅师门下,处寂给他取名无相。留他在身边学了两年禅法。开元二十年(732),五月二十七日,处寂禅师向诸位门徒说:“吾不久住。”至夜半子时,奄然坐化。这位叫无相的韩国太子金和尚便自立门户,到离德纯寺只有十来里路的金谷山石岩下(现名御河沟)修行,成为禅门的又一代宗师。

 

新罗国即现在的朝鲜和韩国。来到资中的这位王子是新罗国圣德王金兴光的第三子,人称“三太子”。他有个小妹,不愿嫁人,用刀划破自己的面部,投身佛门,当了比丘尼。三太子看到妹妹如此刚烈,感叹地说:“一个柔弱女子都有如此德操,我是个须眉丈夫,难道就没有这种志向?”于是他连王位都不继承了,到郡南寺削发出家。唐朝的时候,很多韩国僧人都来到中国,求学取经,开宗立派,金和尚也想有番作为。

他很想见见那件充满了传奇色彩的木棉袈裟,玄宗告诉他袈裟已经被智诜禅师带到西蜀去了,他便来到资中宁国寺,但这时智诜已经去世,由其弟子处寂禅师任住持。处寂也是个道行高远的禅门高僧,绵州人,俗姓唐,十岁就出家,师事智诜禅师,人称唐和尚。智诜应诏入京,他也随同到了长安,一路侍护老师。回到资中的时候,武则天赐了一件摩纳九条衣给他。智诜死后,他继承老师衣钵,大力弘扬佛法,收了很多徒弟,连马祖道一、承远和尚、梓州赵法师、陵州王律师、巴西表法师等高僧都是他的学生。

金和尚来到德纯寺的时候,正值他有点小病,没有立即接待,金和尚便用火点燃自己的一个手指,以表诚心,处寂深受感动,将他收为弟子,取名无相,教他参修智诜学说,学了两年,便到御河沟单独修行,坐禅时以五日为度,无论严寒酷暑,都是如此。有一年冬天,大雪纷飞,他仍然坚持坐禅,忽然来了两只猛兽,对他虎视眈眈,他便赤身裸体地卧于雪地上,想学乾陀尸利国的王子那样以身饲虎。那两只猛兽将他从头到脚嗅了一遍,不仅不伤害他,反而每天晚上像狗儿似的到他身边卫护。

 

他在御河沟住的时间久了,“草衣节食,食尽餐土”,衣衫破烂,蓬头垢面,周身毛发又长又乱,像只怪兽,差点被猎人射死。后来,他又转移到资中城边,白天住在荒冢之中,晚上打坐于大树下面苦修“杜多之行”,逐渐远近闻名,受人敬重,为他在乱墓中修了座精巧的佛舍,供他居住。

开元二十年四月,处寂禅师密遣家人王锽将无相叫到德纯寺,把木棉袈裟交给他,说:“此衣是达摩祖师衣,则天赐诜和尚,和尚与吾,吾转付汝,善自保爱,觅好山住去。”

天宝元年(742),剑南节度使章仇兼琼闻知无相的德行,将他迎请到成都开示禅法,从开元十六年到天宝元年,无相在资中一共住了14年。他初到成都的时候,成都县令杨翌曾以“妖惑”之罪要拘捕他,一时风沙大作,捕役不敢近身,吓得杨翌连忙叩拜谢罪,由反对变为信仰,还召募佛门信徒,帮助无相在成都建造了净众寺、大慈寺、菩提寺、宁国寺。无相以净众寺为中心,传法20年。他的禅法以“无忆、无念、莫妄”为总持门,每年正月、十二月举行向信徒“授缘”的盛大法会,参加的僧俗民众成千上万,“禅风之盛,遍及益州”。他的传法弟子是无住,大力继承和发扬他的学说,正式打出“保唐禅派”的旗号,成为唐代初叶最有影响的一个教派。佛学界所谓的“言蜀者不可不知禅,言禅者尤不可不知蜀”,就是指的智诜、处寂、无相、无住等一脉相承而影响深远的保唐之禅。

 

据《宋高僧传》记载:无相来到成都不久,他的胞弟当上了新罗国的国王,怕无相回国危及他的王位,派出刺客潜入成都,一天晚上,正要下手,却被一位帮寺庙砍柴的义士制服,才幸免于难。由此可见无相远辞国土在资中荒山山野岭隐匿了十多个年头,是有一定的政治因素的。他死于宝应元年(762),享年79岁。他去世70多年后,著名诗人李商隐作《梓州四证堂碑》,推无相为第一证。1991年8月中旬,韩国延世大学闵泳圭教授和赵兴教授来到四川考察禅宗的衍化史,查找资州的德纯寺,却无功而返,回到韩国后闵泳圭写了篇《有关禅宗的几个问题》,发表在1993年第3期的《四川文物》,他写道:“我到四川后,从第二天起,在省图书馆古书中查阅地方志文献,在资中县有关文献中,我找到了40多个寺刹名称,并追踪其前前后后,但始终没有找到德纯寺方向和大历保唐寺”。闵泳圭的目的是“寻找无相的净众寺、四证堂碑慧义寺、资州德纯寺、大历保唐寺,马祖的家乡什邡县长松山佛迹等”,他在成都找到了净众寺的遗址,三台县找到了慧义寺的遗址,独独就没有找到资州的德纯寺。什么原因呢?缘于他没把相关资料找齐,没到资中来,不知道德纯寺又叫宁国寺,并且此寺的天王殿至今还在(重修于明代天顺七年(1463)),保唐禅派的经典著作《历代法宝记》,南宋王象之著的地理总志《舆地纪胜》、《宋高僧传》、《景德传灯录》、《五灯会元》、《四川通志》、《资州直隶州志》、《资中县续修资州志》(民国初年版)、《巴蜀禅灯录》、《唐代净众——保唐禅派概述》、《唐五代禅宗史》等诸多典籍,都对无相和资州栖神山德纯寺(有的又直书宁国寺)多所记载。除了德纯寺大殿之外,无相苦修“杜多之行”的御河沟唐宋摩岩石刻至今还有97龛、1011身释迦、普贤、观音、天王等造像保存完好。最近,喻培伦大将军的侄子喻钟珏老先生向资中县政协文史委员会写了封信,建议资中有关部门将这尘封了一千多年的韩国太子在资中的传奇经历和遗址告诉韩国宗教界和学术界,使两国人民的传统友谊更深更厚,永世长存。对于喻老的建议,资中县各主要领导相当重视,现正抓紧进行有关遗址和史料的整理工作,广仁大德的无相大师啊,阿弥陀佛,魂兮归来!

 

唐玄宗保应元年(762),无相禅师将处寂禅师传给他的袈裟传给他的弟子无住禅师,叫其“善自保爱,未是出山时,更待三五年,闻太平即出。”当年五月十九日夜半子时,俨然坐化,享年七十九岁。后此木棉袈裟传至到云南鸡足山未入灭的大迦叶手中。

 无相禅师的主要禅法特色可用六个字来表示:“无忆、无念、莫妄”。《历代法宝记》云:“无忆、无念、莫妄,无忆是戒,无念是定,莫妄是慧。此三句语,即是总持门。”“念不起,尤如镜面,能照万象;念起,犹如镜背,即不能照见。”佛子的所学,就应该是戒定慧三学。在三学中修习禅定是关键,因为持戒不单是为持戒而持戒,则更是为了修定而持戒。修定为了发慧,因为智慧能断除烦恼,证得菩提涅槃,乃至证得无上正等菩提。

无相的禅净合一思想是他修行的另一特色模式。在每年的正月、十二月举行向信徒“授缘”的盛大法会,届时有成千上万的僧俗民众参加。向社会公众弘法,参加大会的人便成为他的弟子。每逢“授缘”日都严设道场,登高座向众人说法,“先教引声念佛,尽一气念,绝声念停。”念佛是净土宗的修行法门,通过专心念佛,使人心不散乱,使己心与佛心高度合一,从而达到觉悟。

禅宗与净土思想相结合,使心专注一境的修习方法由来已久。自南朝梁、陈,经隋至唐初,期愿生西方弥陀佛国的僧人如昙鸾、道绰、善导等人都修学净土,早已把“禅观”融入到净土思想之中,从而形成所谓的“弥陀业观”、“十六观”等。隋唐之交的昙鸾、道绰均以《观无量寿佛经》的弥陀净土为所观境。至善导的时代,已渐渐由心观“念佛”转向口称“念佛”,并将西方的“念佛”法门普及到一般大众。这一经验被当时禅宗所吸取,并得以发扬光大,使禅观几乎成为南朝僧侣普遍修学的法门。以“观佛三昧”为基础所发展出来的观西方弥陀佛国殊胜的《观无量寿佛经》,在刘宋元嘉年间传译之后,在齐梁之间渐渐流传,以致隋至唐初有多人撰疏弘扬,更是当时愿生西方者奉持的宝典。该经之“十六观”有“捉心令正,更不得杂乱,即失定心,三昧难成”之说,这与无相的“无忆、无念、莫妄”思想不期而合。俗语讲“修禅带净土,犹如带角虎”,二者相辅相成,相得益彰,二者有机地结合更能有效地“制”心。《北山录》卷六《讥异说》云:“余昔观净众禅门,崇而不僭,博而不佞,而未尝率异惊俗,真曰大智闲闲之士也。遂礼足为师,请事斯旨而学者。”可见,净众派的禅净合一禅法,在当时是深受人们青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