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资中特支旧址——资中女中
  • 发布时间:2015-11-12来源:县外事侨务旅游局阅读次数:7049【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位于内江市资中县大东街

 

资中历来是一座文化古城,也是当时“四川省国民教育示范区”。资中女中也是一座历史悠久又颇负盛名的学校,当时在临近的内江、威远、仁寿、资阳等县均无女子中学的设置,所以资中女中显得格外受到当局的“重视”,不少有权势者都争先把自己的亲信安插在该校。尽管这些人采取各种手段限制师生们的革命行动,但在中共资中地下党织的带领下,资中女中师生员工革命斗争活动仍极其频繁,尤其是在革命力量与反动势力争夺青年的斗争中,狠狠地打击了反动势力的气焰,锻炼培养了一批利国利民的优秀人才。

党组织的活动基地,培育革命力量的摇篮。1937年“七·七”事变,日本帝国主义开始了侵华战争的全面进攻。中国共产党为了广泛开展全国全民抗战的统一战线工作,戳穿国民党反动派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阴谋,以唤起民众抗日救国,上级党组织陆续派共产党来资中活动。1938年,共产党员王颂咸、刘莫京、董维蕃到资中女中分别担任教职员。19391月,中共川康特委派共产党于中到资中巡视,与女中党员董维蕃取得联系,3月,以女中为活动基地,重建了特支。为壮大党的力量,党组织稳重地在资中女中先后吸收了教师邓良弼、王享祖、罗小川、陈慧清和北城小学教师李薰风等人加入中国共产党。19395月底,特支遭到破坏后,隐蔽在四川省战时乡村服务团驻第二行政区工作的地下党员何家训(又名何云生)和成都派来的共产党员卢良弼,带领资中女中学生党员陈慧清、陈定琼等秘密地过着党的组织生活。随着国民党当局的倒行逆施,资中女中在中共地下党的领导和影响下,在党员和师生的鼓动下,学生积极行动起来,与国民党当局展开了争锋相对的斗争,仅1937年至1942年就撤换了六个校长。在战斗中,学生们也受到了锻练,对推动抗日救亡工作起到了积极作用,为资中妇女解放作出了贡献。

抗日救亡,一马当先。1938年,共产党员董维蕃、刘莫京等来资中女中后组织进步师生学习《新华日报》等进步书刊,组织抗日宣传小组进行抗日宣传,揭露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罪行,号召师生为拯救国家民族危亡出力。他们的宣传,激发了师生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仇恨,对祖国的热爱,对党的抗日方针的拥护。为鼓励抗日前线将士英勇杀敌,学生们筹集捐款170元买棉布,分成四人一组,赶制棉背心130多套,送给抗日前线将士。

反封建、反高压斗争。国民党政府为在教育阵地维护其反动势力,加强对师生的思想控制,1937年教育部颁布了对学生管理的训令。资中女中训育主任兰碧英,为加强对学生的思想控制,对学生采取法西斯高压手段体罚、辱骂、摧残学生,女中对兰碧英的倒行逆施恨之入骨,并与其进行了不屈的斗争。他们采取油印传单、张贴标语等形式揭露兰碧英迫害学生的罪行,在省中学的声援下,女中进行了全校罢课斗争,逼迫学校赶走了兰碧英。

反对学校建立“三青团”组织。为了推行蒋介石“一个主义”的党化教育,学校强行在学生中发展“三青团”,企图把广大青年引入歧途,扩大反动力量。资中女中也成立了三民主义青年团组织,学校当局诱骗、强迫学生参加。中共地下党为了与“三青团”争夺青年学生,由学生党员陈慧清、陈定琼等人在学生中作宣传工作,利用各种机会向她们点滴灌输革命思想,她们还团结进步学生与校长进行针锋相对的辩论,使其罪恶阴谋和“三青团”的反动本质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学生们了解真象后也纷纷抵制三青团,致使在资中女中未能有较大的发展。

反对校长贪污的斗争。1945年,资中女中校长曾传清贪污学生伙食和粪便费去放高利贷,以中饱私囊。知情的伙食团长和高十六班学生尹吉仙多次向她提出意见,曾对尹不满,期末被学校“勒令转学”。第二学期开学不久,尹吉仙就向同学透露曾传清的贪污,引起了全班同学的气愤,立即开展了反对校长曾传清的活动。她们草拟《告全校同学书》,招集各班同学到大礼堂集合,由张继昭宣读《告全校同学书》,提出了八条要求。主要内容是要求曾传清立即退出贪污所得款项;不准再放高利贷;撤销尹吉仙转学的通知书,不得打击报复,并且宣传学校在曾传清未答复前,全校罢课,不得到圆满解决不复课。在罢课中,同学们得到老师的支持,罢课进行到第六天,事情已闹得满城风雨,社会上也对曾传清表示不满的指责。在这内外双重压力下,迫使曾传清不得不答应学生提出的要求。罢课持续近十天,同学们终于取得了胜利,尹吉仙仍回原校读书,曾传清被迫退出了部份贪污款,不久曾传清也被免去校长职务。

中共资中特支旧址——资中女中,座落于内江市资中县大东街,原址已不存,在现已改建为职工宿舍楼。